咸鱼扶不上墙

往键盘上撒把米叽都比我会写

一只呱的唠叨


-小学生文笔

-没有叙事

-只是一只呱在那边自言自语絮絮叨叨

-有着多到坑爹的自我理解

-带土的有毒鸡汤

大家好,我是一只呱,我有一个阿妈。

我觉得阿妈是个特别矛盾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呢?举个例子吧。我是一只特别喜欢旅行的呱,三不五时就会背上我的小背包,戴上我最喜欢的荷叶帽子,轻装上路开始我的旅行。

每次我出门的时候,我阿妈总会在门口依依不舍地和我告别,絮絮叨叨一大堆我早已听了几百遍的,可以说是非常烦厌的叮咛。什么注意安全啊,小心路上的车啊,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走……诸如此类的。

妈,我是一只成年呱好伐,别拿我当小蝌蚪可以伐?

每次我这么对我阿妈说,我阿妈总会理直气壮地回我,呱你是我儿砸啊,不管你是小蝌蚪还是大青蛙你在妈的眼里永远是个孩子。

得,你是我阿妈你有理。

我的旅行并没有固定的目的地,也没有说每趟规定去多长时间。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去多久就去多久,本呱就是这么任性。

不过我也不是什么一跑就音讯全无害阿妈担心的坏呱子,每次出去旅行隔个三五天就会托小芙蝶给阿妈捎带个明信片,偶尔还会给阿妈寄点特产报个平安。

我是一只好呱,真的,从不会让我阿妈担心。

然而即使我会给我阿妈报平安,每次当我回到家的时候,我阿妈总会特别激动地冲上了熊抱我,热泪盈眶声音颤抖地说:呱蛙子啊你总算回来了想死阿妈了呜呜呜……

你知道那场面像什么吗,就和我不是去旅行而是去打仗終於活着回来的那种感觉。

我知道阿妈一直很爱我,虽然家里穷但旅行需要的干粮帐篷毯子等必需品一样没给我少买,偶尔还会往包里多塞了点零花钱让我买土产。

我也很爱我阿妈,真的。

但是阿妈,既然你这么不舍得我,每次我出门都搞得生离死别一样;那为什么我在家里的时候你又很迫不及待的想让我出门呢?

女人的思维总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就像今天这样吧,我一个礼拜前刚从外面回来,上一趟旅行去得有点远,来回搞得我整只蛙累得不行,所以就想多休息一会再去下一趟旅程。然而一直盼着我回来的阿妈,见到我呆在家里看书,非但没有高兴,还跑过来问我:蛙啊,你为什么不去旅行呢?

阿妈这么一问还真有点把我吓着了,以往我三天两头的往外面跑,我阿妈总是埋怨我老往外面跑都不顾家,现在我在家了,阿妈反而想我出去旅行了?
真是让人摸不清头脑。

阿妈也不管我整只蛙被她意料之外的询问吓愣了,自顾自在那边唠叨着,说什么蛙啊整天待在家里多没意思,你还年轻应该多出去走走……之类的。

我有点懵,我什么时候老在家里了???我一年至少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外面旅行好吗。

我在心里嘀咕着,然而阿妈仿佛没看见我因为她不断唠叨而越发难看的脸色,自个儿在那边说着。

我听着阿妈唠叨了大半天终于心满意足的停止唠叨出去院子收三叶草,揉了揉被连番言语轰炸到嗡嗡作响的耳朵。缓过来以后,我默默搁下看到一半的书本,走到小木桌前收拾起行李。

你这么想我出去,那我就走呗。

我半赌气的背起收拾好的行囊,也不和阿妈打声招呼,直接出门。

从家里出发不停歇地走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周围的景物都镀上一层柔和的橘黄色,我抬头看着天边燃烧起来的晚霞,想着时间也不早了,就决定在野外露宿休息一下,明天再出发。我搭好帐篷整顿好一切后,从背包里掏出野菜三明治咬了起来,一边吃一边思考着。

为什么每次我在家的时候阿妈总是想着要我出去旅行呢?

每次都这样,当我在家里待着的时候,阿妈总是很热切的鼓励我多出去走走......不,这已经不是不是鼓励的程度了,用“催促”比较合适。总之,我阿妈非常希望我出去旅行。

但每次我出门的时候,我阿妈总是很依依不舍的样子,每次我走远后回过头去,总能看到阿妈一直伫在门前面向我这边,因为距离而变小的身影。

在家里你想我出门,我走了你就舍不得。阿妈这种行为我一直无法理解。

第二天,在天边刚泛起鱼肚白,太阳还没探出头来的清晨,一觉好眠的我早早整理好行装,准备先去邮局给我阿妈寄张明信片报个平安再继续我的旅行。

我说过了,我不是一只会无故失踪的坏青蛙。

寄完明信片从邮局出来的时候碰到许久不见的老鼠爷爷,寒暄一番后我向老鼠爷爷问出我一直以来的疑问。我想这位人生阅历比我厚上几十倍的老爷爷能解答我的问题吧......大概。

老鼠爷爷听完我的疑问后,温和的笑了。这位睿智的老人家推了推鼻梁上的金框眼镜,回答道:“母亲都是充满矛盾的生物。”

我茫然地摇了摇头,表示不懂。

然而老人家只是笑着拍了拍我的头,说道:“不明白也没关系,而且就算你明白了也不会理解吧。”

我有点糊涂地点了点头,愣在原地尝试去理解这两句有点玄乎的话语。也许是我发愣的时间有点长,等我好不容易从那两句玄乎的话里绕回来的时候,老鼠爷爷的身影早淹没在人海里了。

老鼠爷爷总是这样的随心所欲,我早已习惯了来去自如的他了,也没太在意,往肩上提了提有点沉的背包,继续我的旅途。

这次的旅行时间打破了我以往的记录,少说也有一个多月。我迈着疲惫的脚步慢吞吞地走在路上,灰蒙蒙的天开始下雨了,雨点滴滴答答地打在我的荷叶帽上。我四处张望着一个避雨的地方,虽然我是青蛙不怕下雨但要是背包被打湿了还是很糟糕的一件事,刚巧不远处就有一处车站,我鞭策着想要罢工的双腿,快步蹦到那个醒目的红色蘑菇伞盖下面。

我卸下肩上的背包,里面的重量比我刚出来的时候重了不少,满满当当的塞满了各地的土产,都是我要带给阿妈的。

我仔细的检查里面的东西有没有被渗入的雨水弄湿,都是些好吃的,要是弄湿了等不到我带回去给阿妈就要坏掉了。

感谢上天,幸好雨下得不算大,加上我跑得快,里面的东西还好好的。

我舒了一口气,把拿出来的东西逐样小心翼翼的放回去后,无所事事地站着等雨停下。

微风夹带着雨水的味道吹过让我整只蛙都神清气爽起来。不得不说我还是非常喜欢下雨的,看着外面连绵不断的细雨我甚至有种想冲出去狂奔的冲动,不过看在阿妈特产的份上我放弃了这个念头。

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不把特产放一边自己出去玩?这怎么行,要是阿妈的特产在我不注意的时候给谁偷了怎么办?

对了,不知道阿妈还好吗?我还没像这次一样一走一个多月呢,阿妈肯定会很担心吧,虽然途中我是寄了不少明信片保平安啦,但是以阿妈爱操心的性格怎么会因为几张明信片停止对我的担心呢。

更不说我阿妈还挺有想象力的,就脑里无时无刻都能脑补个八点档电视剧的那种。

突然有点想回家了。

眼角的余光捕捉到雨幕的彼方现出一个朦胧的轮廓,我转身注视着,一个庞大的剪影正缓缓的往这边靠近,眯着眼细看,还能隐约看到那个庞大身影的背上还有两个若隐若现的小点。随着那个身影和我的距离逐渐拉近,我也知道那个轮廓的真实身份。

是蜥蜴先生。

蜥蜴先生是在运输公司上班的司机,负责把乘客送到目的地。因为工作总是来往于各地之间,我和蜥蜴先生也打过几次照面,在我印象中是个非常好的人。

注意到我这个孤零零等车的乘客的蜥蜴先生停下步伐。头上顶着小小的蓝色帽子的蜥蜴先生挂着礼貌的笑容打招呼道:“好久不见啊,青蛙君。”

“好久不见了,蜥蜴先生。”就在我这么回应的时候,从蜥蜴先生背上传来了一个我熟悉不过的,慢悠悠的声音:“咦...这......不是......小呱......吗.....”

闭着眼睛都能猜到是谁了,这种慢吞吞到能让人睡着的语调除了我的邻居蜗牛君外,我想不到第二个。

“蜗牛君好久不见。”惯例的客套话,我仰着头看着一手撑着叶子挡雨的蜗牛君:“在这么远的地方居然也能碰上面,蜗牛君你也是来旅行的吗?”

“嗯......是...啊...”蜗牛君回答道。“这个....给你......”

“这是什么?”我接过蜗牛君递过来的,折成小四方形的便条纸,狐疑地问到。

“你阿妈……让我给你的。”

我打开便条纸,上面那极具艺术感的潦草是我阿妈我字迹没错了,我艰难地分辨上面的内容:

“吾儿叛逆,伤透我心。”这种抄来的歌词是什么鬼?

“你一声不吭离家出走,阿妈真的很受伤。”突然走了是我不对啦。

“多给我带点土产就原谅你了。”我突然想自己把土产吃完怎么办???

“旅行愉快,我的呱蛙子。”

我目光停留在最后一句话良久。雨停了,空气中弥漫着雨后的清新。我把阿妈给我的便条纸折好,背上背包,往蜗牛君相反的方向出发。

“阿呱……你去哪……”

“回家!”

文豪與煉金術師世界觀私設問卷

· 这是关于文豪与炼金术师世界观私设的问卷。

· 可以随意删去不想答的问题、增加想答的问题,也可以随便修改,亦可以只挑其中几个问题作答,总之请随意使用它♂

· 可能会不知不觉地增加。如果有想增加的问题也可以留言。

· 参考了とうらぶ世界観ベータ



关于文豪

· 文豪是人类、灵体,抑或是除此之外的其他存在?

人類,以有魂書為基礎輔以煉金術和特殊墨水製造出在現世活動的身體

書本=文豪本體,書本的損壞對文豪本身會造成一定傷害


· 转生后的文豪,样貌与生前相同吗?为什么?

不一樣,轉生后的文豪或多或少也融合了一點他生前作品的人物特征


· 文豪有新陈代谢及其带来的生理变化(如头发长长,身高变高)吗?

不會,現世的身體只是個安放文豪靈魂的容器


· 文豪有感冒生病之类的异常生理状态吗?


· 如何解释【从有碍书中发现文豪】?

有礙書是文豪的作品,或多或少也存在著文豪生前的意識或者記憶吧,殘存在有礙書中的文豪們的意識或者說記憶碎片為了保護自己的作品,聚集成轉生文豪的靈體,在書中遊蕩,不過能力並不完全。

從有礙書中發現文豪,大概就是圖書館的文豪潛書的時候打怪突然就見到個迷路的小孩然後接回家這種感覺吧


· 如何解释二号机在转生时保有记忆(知道自己已经转生)?

大概和一號機有什麼特殊感應吧.....


· 如何解释重复的会文豪变成垃圾文魂/想魂/语魂?

重複的文豪=文豪殘缺的記憶碎片,在有一號機的情況下自動轉換成魂。


· 序章中提到“刚转生的文豪有记忆缺失的状况”,这种缺失是如何恢复的?(比如随着时间恢复、或是通过潜书开花等等)

通過潛書收集魂,他們殘缺的記憶,然後通過開花將記憶還給文豪


· 文豪可以离开帝国图书馆吗?

可以,不過只可以在有限的範圍內活動


· 世间一般人对“转生的近代文豪”和“文学被侵蚀”这些事是如何认知的?

外面的人不知道,ZF對外封鎖消息,只有相關工作人員知情。

· 如果有其他关于文豪的设定,请写下来。


关于司书

· 司书的日常工作包括什么?

資源管理(飯糰和墨水都是錢啊),清點有魂書和有礙書,安排潛書


· 司书是如何被任命的?

ZF發信給物色中的候選人,面試,通過面試以後帶到圖書館上任

在正式錄取之前工作內容和文豪相關都是保密的


· 成为司书需要什么条件/资质?

具備煉金術相關知識和一定管理能力


· 如标题所言,司书也是炼金术师,这一设定是如何体现的?

閒來搞搞煉金術黑科技小道具,奇怪的藥劑什麼的,譬如經驗藥水啥的......


· 一般而言,司书与文豪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样的?

上司對下屬,朋友和朋友,學生對老師的關係吧,長時間相處也可能產生類似家人之間的羈絆


· 潜书(有碍书)时,文豪如何与司书进行联系?

煉金術黑科技做的通信小道具


· 补修时司书在做什么?为什么补修会用到墨水?

司書該幹啥幹啥去.....

墨水是用來修補文豪經常拿著的那本書,那本書是文豪現身前意識依附的有魂書,相當於文豪的本體,要是書本出現損壞對文豪本身也會造成一定影響

而且好像文豪的那本書也可以變成文豪戰鬥時候的武器,也有修補武器的意思吧。


· 图书馆中有多少位司书?

一個


· 如果存在复数位司书,ta们之间的工作(结成、助手选择等等)是如何协调的?

每個司書分配人手(文豪),然後各自負責相關工作,一段時間過後就聚在一起開個會匯報工作進度。


· 食堂的餐点是由谁提供的?

專業食堂大媽(x


· 规定上,司书工作中是否存在某些禁忌?

沒有吧

· 如果有其他关于司书的设定,请写下来。


关于帝国图书馆

· 帝国图书馆内除了图书馆、司书室、食堂之外,还有什么样的房间/区域/设施?(如果有兴趣的话,还可以大致描述一下它们在什么地方。)

文豪們的宿舍房間,文豪dalao總的有個地方住不可能晚上變書躺書架吧(x


· 图书馆内还有其他的人类吗?如果有,他们担任着什么工作?

有,圖書館的日常清潔總得有人負責,還有文豪們的飯也得有人管


· 一般人可以进入图书馆吗?

圖書館面向公眾開放作為普通借還書看書用途的建築對外開放,司書和文豪工作所在的地方禁止進入。


帝國圖書館

· 如果有其他关于帝国图书馆的设定,请写下来。